电话「微信同号」

最新动态

宁波婚姻调查见到新郎后我当场呆住

要说母亲年龄大了,当儿女的都想让母亲再找个丈夫,好有个陪伴,可是如今母亲二婚了,她的结婚对象实在是在我的意料之外。宁波婚姻调查母亲陈丽和父亲王瑞是在工厂上班时认识的,当时父亲和父亲的哥哥王鹏都在那里工作。母亲长相不惊艳,但很耐看,为人也和蔼,时间久了在厂里很受欢迎。大伯王鹏一表人才,唱歌很好听,为此收获了许多迷妹,爸爸王瑞也是眉清目秀,但性格很内向,所以大伯王鹏和母亲就成了厂里的焦点。

大伯经常在厂里唱歌,有一次母亲听到了,就接上了女声的部分,顺其自然的,两人就经常一唱一和的在厂里逗唱几句。这些被人看在眼里,很快,便有人故意调侃大伯和母亲,当时年轻的母亲害臊的否认,其实心有悸动。但这一切在大伯那里并没有当回事,因为此时的大伯已经在一年前领证了,因为风水先生说不要在这一年结婚,大伯才没有置办酒席,大娘和大伯也就没有同居,两人不经常同屏出现。

这件事也只是生活里的小插曲,主旋律却是父亲王瑞爱上了我的母亲,父亲用他内向而又执着慢热的方式追求着母亲,一声不吭地送母亲上下班,有了饺子就带给母亲一些,一年多,母亲和父亲结婚了。

我出生后,母亲就不再上班,家里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,经济压力逐渐增大。我十岁那年,大伯遇上了一笔生意,发财了,母亲父亲坐不住了,城区房一直在涨价,大家都在争相买房,母亲想在城里小区买个房,我还要出去念书,家里还有老人需要照顾。母亲催促着父亲换个工作,不要在这个小厂子里干一辈子,父亲却想图个安稳,母亲觉得生气、憋屈、不甘心。他们由商量、拌嘴变成大吵、冷战相交替。

大伯也劝父亲改改行,最起码升个职也行,不然那么点工资供不起养家,父亲却认为大伯是看不起他了,父亲逞强,说不要他管。

后来我得知父亲是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工作,也不想外出打工离开家,就一直这样磨蹭着。母亲为了买个小区房,找大伯借了十万,父亲发现后,竟然把十万存折给撕了,母亲哭喊着骂他没远见,没本事,太窝囊,父亲上来便给了母亲一巴掌。自此,母亲再也没提过买房的事,邻居家都买了房,母亲也再没有去参观过人家的装修。

我十五那年,在城里高中上课的时候,母亲突然来找我,说家里出了事。我回到家,没见到大娘的最后一眼,大娘出了车祸。

而就在这个时期,母亲和父亲的矛盾又升级了,母亲考虑到我要上大学,需要一大笔支出,便鼓动父亲跟着村里的大部队去南方打工,父亲却不愿去做建筑工人,吵来吵去,父亲扬言要离开母亲,让她自己挣钱养活自己,他也只挣他自己的,不知是母亲一气之下还是本就如此打算,便立即同意,要求父亲与他离婚了。

离婚后,父亲终于离开了老家,找了个看大门的工作,工资较低,但也够父亲用了。我考上了大学,我勤工俭学,父亲也偶尔给我寄点钱,我知道那是父亲把剩下的大部分都给了我。

父母离婚五年了,母亲已是半老徐娘,我让母亲再嫁,母亲摇头拒绝。又过了几年,我在外经常加班,突然有一天,我听到家里朋友传来消息说我母亲要结婚了,我诧异,觉得不可能,当女儿的怎能不知道母亲结婚,但朋友言之凿凿,说下礼拜就结婚。

我决定回家探望,那个周日早上到家,我发现这竟然是真的,母亲的婚礼上来客很少,也没有大张旗鼓,我好奇后爸是谁,向婚礼内场走去,新郎居然是我的大伯。

我的伯伯变成了我的爸爸,我不知道以后怎样相处,我更不知道亲生父亲回来后他该如何面对我们,我支持母亲追求真爱与幸福,但一时之下,我无所适从。

 




上一篇:妻每月逼我上交一万五年后岳母给我百万

下一篇:自成了全职太太后我们俩就越来越没话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