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电话

最新动态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宁波长浩 > 侦探案例侦探案例

宁波私家侦探 他极力隐瞒的本意是想给她最好的保护

宁波私家侦探 他极力隐瞒的本意是想给她最好的保护。穆雨珊和顾鹏是相亲认识的,两人不咸不淡地交往,不是穆雨珊加班,就是顾鹏出差,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很少。好在大龄男女都有足够的耐心和意志力,谁也没有轻言放弃,见也好,不见也好,谁都没说什么,时间久了,也就处出那么几分感情来。第三个月,顾鹏送了穆雨珊一枚银戒指,关系也就算确定了下来,当天晚上,穆雨珊就留在了顾鹏的单身公寓。
宁波私家侦探 他极力隐瞒的本意是想给她最好的保护
 
同居生活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熟男熟女来说是试婚第一步,用顾鹏的话说,不试一下,谁知道大家是不是合适?虽然这话听起来有几分别扭,可是穆雨珊还是接受了顾鹏的解释:与其婚后后悔,不如婚前多了解,分手也好过离异。穆雨珊想了想也有道理,告诉顾鹏,我只有一点要求,别对我说谎。
 
顾鹏没有立即答应,却笑着反问,你看我像是不诚实的男人吗?
 
穆雨珊没长火眼金睛,当然不能轻易下定论。
 
同居的生活其实是快乐的,有点新婚夫妻的感觉,一同下班,一起买菜,一起看片,一起相拥着入睡,成双成对的感觉很幸福。穆雨珊尽量让自己打上贤妻良母的标签,洗洗涮涮自然不在话下,就连顾鹏同学聚会,她都特意给每人备上小礼物,不仅希望大家认同她,更希望顾鹏能为自己的小心思感动。可是聚会上,还是发生了不愉快的一幕。
 
曾经跟顾鹏有过纠葛的一个女同学揪着顾鹏的耳朵大叫,你怎么可以背弃诺言,我未嫁你却先娶了?
 
顾鹏一脸羞赧的时候,穆雨珊已经不可抑制地冲了上去,把女方的手从顾鹏耳朵上挪开,一本正经地告诉对方,你弄疼我男朋友了。
 
让穆雨珊想不到的是,顾鹏竟然撇下她,向女同学解释,我们是相亲刚认识的,还没到谈婚论嫁呢……
 
自己拼命讨好的男人,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留情面,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绝对的不公平,穆雨珊的面子和节操碎了一地。
 
穆雨珊决定暂时分开。
 
第一天,顾鹏打了电话,穆雨珊没接。
 
第二天,顾鹏发了无数信息,穆雨珊不回。
 
第三天,顾鹏直接跑到单位来接她回家。一进屋,把手里的食盒放下,然后冲穆雨珊笑了笑,看不出一丝愧疚或是道歉的意思,仿佛她就是回了趟娘家,而他是接她回家,如此而已。
 
穆雨珊不想理他,偏偏不争气地瞧了一眼食盒,问,那是什么?
 
顾鹏把食盒打开,里面是她喜欢吃的茄饼盒子。
 
穆雨珊故意问他,还记得我爱吃这个呀?
 
顾鹏一本正经地解释,你喜欢的事我都记着,比如你喜欢先吃早饭再刷牙,喜欢小米稀饭配黄瓜,喜欢睡前读诗歌,还喜欢……
 
下面的话让穆雨珊打住了,她脸上已经有了微微笑意,却还是一语道破心里的委屈:记得这些有什么用?你怎么就不说说那天你带给我的羞辱?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,就算是开玩笑,你们也过分了!
 
顾鹏的话让穆雨珊惊讶。他告诉她,那个女同学受过一次感情重创之后患上了轻微精神失常症,稍一受刺激就有可能犯病,所以同学聚会上不管她跟谁开玩笑玩暧昧,大家都配合着她。
 
穆雨珊没再追问,只觉得自己心眼有点小,那个女生也蛮可怜。当然,顾鹏也怪可怜的,无缘无故受了三天冷落。
 
刚一回家,事情就接二连三地来了。
 
顾鹏的父母突然打电话要来,穆雨珊正犹豫着丑媳妇如何见公婆,那边已经上了火车了。一见面两位老人对她倒也亲切,直到晚上吃了团圆饭,发现穆雨珊钻进顾鹏的房间半天不出来,准婆婆就急了,敲门,不客气地追问,这么晚了还不走呀?明天上班呢。
 
穆雨珊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。顾鹏赶紧拉着她,走出去,这才算解了尴尬。可是另一个尴尬又来了,晚上住哪里?
 
顾鹏最后把穆雨珊安排在楼下的小旅馆里。他解释说自己答应过父母,婚前是不会轻易跟女孩同居的,当了一辈子教师的父母对这种事十分不齿,希望她理解。
 
好吧,这也算是好的家教。穆雨珊虽然委屈却接受,连着三天,天天住楼下旅馆,终于把老人哄高兴了,送走了。没来得及轻松,又有了新麻烦,吃什么吐什么,直觉告诉她,可能怀孕了。
 
按理说,试婚期间怀孕是双喜临门的好事,两个人扯一张结婚证书就完事了。可是顾鹏却急了,试婚试的是两个人是否合适,来个孩子那算怎么回事?再说父母那边一直以为我们只是在恋爱,突然说有了,让他们怎么想?
 
想到准公婆的严格家教,穆雨珊忍了,本来她也没打算这个时候要孩子,于是答应第二天去医院。
 
去医院的路上,顾鹏接到单位的电话,老总钦点他陪自己去见一个外宾,这种事情的背后牵扯的利益可大可小,顾鹏不敢怠慢,穆雨珊也愿意支持,当然代价就是她必须一个人去面对检查。
 
让穆雨珊没想到的是,竟然在医院碰上顾鹏的那个轻微精神异常的女同学.对方还是助产士,看到穆雨珊来检查,无比热情地开了绿灯,起初穆雨珊想到对方有病还很抗拒,可是一项项检查下来,对方做得十分精准,她也就释然了。
 
检查结果一出来,穆雨珊并没怀孕,这让她心生失落。多年前曾经流产过一个孩子的她,其实比任何人都渴望拥有一个健康的孩子。
 
穆雨珊拿着化验单,坐在休息区好一阵叹气。
 
有人上前轻轻拍拍她的肩膀,穆雨珊惊讶地发现,竟然是多年不见的一个老朋友,确切地说是闺密。两人对视的目光有些许尴尬,但却掩饰不住地喜悦,对方扬了扬手里的化验单问,你也来验这个的吧?
 
穆雨珊不自然地把手往后缩了缩,看对方的目光一点点冷下来。
 
穆雨珊不知再说些什么,转身要走,闺密追上来:对不起,我不知道当年你已经怀了孩子,要不也不会在你们结婚前跟他走到一起……是他说,你俩已经分手了,说你根本不爱他,我觉得可怜就……
 
结局已定,小三扶成正室,还需要正室、回头向她祝福吗?穆雨珊不想听,转身要走,意想不到的是顾鹏走了进来,一脸焦急。
 
顾鹏拉过穆雨珊,我想过了,还是留下孩子吧,我们结婚。
 
穆雨珊想看看顾鹏说的话究竟有多真诚,抬头却发现,对方的目光不停地在远处搜寻,似乎在寻找什么。这一刻,她突然明白了,其实顾鹏怕的不是自己打掉孩子,而是在这里工作的那个女同学,或许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是她所不知道的,又或许他极力隐瞒的本意是想给她最好的保护。
 
就如同顾鹏问起刚刚走过去的闺密是谁,穆雨珊是这样回答的,她也是个精神病人,偶尔犯病,彻底伤人。
 
顾鹏脸色微微变了变,似笑非笑,穆雨珊也冲他似笑非笑,我没怀孕,我们还有时间慢慢了解。对方再没说什么。
 
离开医院的时候,天空异常阴沉,有雨欲落。穆雨珊低头看到地缝处强钻出头的小草正极力向外攀岩意欲成长,这让她联想到了爱情:不是每桩爱情都能一帆风顺,这世上还有许多爱情是在谎言中成长起来的。过程其实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结局。如果结局能美满,我们是不是应该原谅那些苦涩的过程呢?
 



上一篇:我是否该顾全大局恶心地对他妈略表关心呢

下一篇:我和她结婚了所以我做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

网站首页|宁波长浩|联系本站